啪。

上官墨抽回了自己的指尖,迅速将画本给合上了,这本画册像是什么洪水猛兽,正在灼烧着他的指腹,焚烧他的心。

这种感觉让他的双眼里迅速充斥出血红,他豁然起身,来到了落地窗前。

他又抽出了一根烟,开始吞云驾雾。

这个夜晚,寂静无声。

……

翌日清晨。

十一“叩叩”敲响了书房门,这段时间上官墨都不回主卧了,都休息在书房里。

很快里面就传来了一道沙哑的嗓音,“进。”

十一推门而入,一下子就嗅到了里面满屋的烟味。

上官墨还是昨晚那件衬衫,还是一个人伫立在落地窗前,他双眼里都是红血气,一夜未睡。

“主子,你怎么又没有睡觉,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会被拖垮的。”

上官墨现在的睡眠质量很不好,虽然身体变好了,但是他经常失眠,有时候就索性不睡了,十一很心疼自家主子。

上官墨没有什么表情,他的嗓音很沙哑,“联系陆家。”

什么?

十一一僵,这是这段时间主子第一次开口提陆家,他以为主子永远不会提了。

“跟陆家说,我想见见我的孩子,不是要产检了吗,我要一天时间,一起陪同产检。”

他只字未提“陆婳”那个名字。

十一不知道自家主子怎么突然想陪同产检了,但陆婳肚子里的是自家小主子,十一当即点头,“是。”

……

陆家。

夏夕绾很快就收到了消息,上官墨要看孩子,要陪陆婳去产检。

上官墨并不知道陆婳的现状,陆婳每天都只能待在无菌室里,她的产检都是夏夕绾一手负责的,不需要去医院。

而且以陆婳现在的身体不适合跑出去,外面空气质量差,陆婳经不起一点的折腾。

陆寒霆出主意道,“要不,我们不要将这个消息告诉婳婳了。”

“为什么不告诉婳婳?”夏夕绾苦笑,“你是不是都觉得一旦告诉婳婳,婳婳肯定会答应的,对吗?”

陆寒霆伸手搂住了自己老婆的肩,“你觉得婳婳对这位上官少主有抵抗力吗?没有。”

夏夕绾叹息了一声,然后将脑袋靠在了自家老公的肩上,“正因为如此,我们做父母的明白女儿的心意,又如何忍心去欺瞒她?”

夏夕绾来到了无菌室,陆婳没有睡觉,她坐在那里,正在做针线活。

这段时间她也是无聊,所以学习了一点针线,给肚子里的小宝宝做了一双可爱的小婴儿鞋。

虽然粗燥了一点,但是一针一线都是她的心血,现在还有大半只没有完成。

陆婳气血一直不好,脸色苍白,那日拍写真是抹了一点胭脂,要不然谁看了都会觉得她生病了。

“婳婳,怎么不睡一会儿?”夏夕绾温柔的摸着女儿的秀发。

“妈咪,我整天躺着就是睡觉,现在还不想睡,小烨烨在我肚子里闹腾呢,我也睡不着。”陆婳将手放在自己的肚皮上,温柔的笑道。

小烨烨在妈咪肚子里就很爱动了,就连夏夕绾检查的时候都发现这个小家伙在羊水里翻来覆去的,将来出生了肯定是个小皮头。

“婳婳,有件事我要告诉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