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子羡垂着俊美的眼睑看着此时的夏夕绾,他心里知道她去意已决,他也没有打算挽留,只是---绾绾,等一下,等一下就好,待会儿,我会亲自送你回家。

喜娘拿来了喜秤,“新郎官,你可以揭红盖头了,祝你们恩爱百年,称心如意。”

陆子羡伸出白皙漂亮的手指,接过了喜秤。

他缓缓挑起了红盖头。

夏夕绾抬头,看向他。

这一眼就突然闯入了陆子羡的眼底,她穿着大红的凤冠霞帔,为他绾了发,红色的金簪步摇“叮当”作响,她那张纤尘绝色的小脸散发着惊心动魄的光芒。

这一眼,经年不灭。

夏夕绾澄亮的翦瞳望着他,眸底却毫无温度,“陆子羡,够了吗?”

陆子羡抬手,挥退了喜娘,“你先下去吧。”

“是。”喜娘退了下去。

房间里现在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夏夕绾讥讽的勾起了红唇,“陆子羡,答应你的,我已经办到了,你应该不会还想着……洞房吧?”

陆子羡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如果我说想,你会怎么样?”

夏夕绾眸底寒风一闪,然后吹了一声口哨。

“啊!”外面有人在尖叫,“狼!是狼!”

下一秒婚房的窗户就被破开,一人高的狼“嗖”的窜了进来,乖巧的蹲在了夏夕绾的脚边。

夏夕绾看着陆子羡,“陆子羡,今晚你最好不要近我身,要不然狼爪无情,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时狼王对着陆子羡“嗷”了一声,亮出了一嘴锋利的牙齿。

今晚的新婚夜,夏夕绾让狼王来坐镇,不让陆子羡近身。

陆子羡也没有说什么,他转身就走了。

他竟然就这样走了?

夏夕绾有点狐疑,她不知道他心里又有什么阴谋诡计了,“陆子羡,陆先生呢,你答应我的,把陆先生还给我!”

陆子羡没有回头,“我是答应过你,不过不是今晚。”

说完,他离开了。

夏夕绾拽了一下拳,他竟然跟她玩文字游戏,简直是无耻!

不过,她的人已经去搜查陆先生的下落了,会将陆先生给带出来的。

现在她必须尽快赶到洛水河畔,她的人都在那里,她怕迟去一点会有危险。

不知道怎么了,今晚她心绪不宁,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

陆子羡出了婚房,伍武低声道,“主子,已经让人拖住上官腾了,现在可以去祖庙了。”

“好。”陆子羡点头,“绾绾那里怎么样了?”

“已经打点好了,夏小姐今晚出皇城会一路畅通无阻,主子,夏小姐那么聪慧,应该不用担心。”

是啊,她那么聪慧,就算没有他,她也能顺利出皇城的。

只不过他还是不放心,怕她有万分之一的危险。

“将大哥交给兰楼人,让绾绾带大哥回去吧。”陆子羡吩咐道。

“是。”伍武点头。

“我们走。”

“主子,我不明白……我们去祖庙干什么,那里只有轩辕剑。”伍武真的不知道自家主子为什么要去祖庙。

陆子羡抬起清冷的黑眸看着前方的黑夜,然后淡淡的掀了掀薄唇,“拔轩辕剑!”

什么?

伍武瞪大了双眼,他怀疑自己出现幻听了,主子去拔轩辕剑?

可是,只有赤子之血才能拔轩辕剑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