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陆寒霆的手指就顿住了,并没有揭她脸上的面纱。

他垂眸看着床上已经睡着的女孩,如果她肯睁开眼,她的眸子真漂亮,黑漉漉如小奶猫,仰头望你时,像小奶猫的爪子挠了你一下。

陆寒霆看着她脖间的红痕,刚才他只是轻轻的掐了一下,现在就多了一道红痕。

陆寒霆返身,又回到了沙发上,躺下。

他的睡眠障碍在一步步的恶化,绝对不是她的银针可以治疗的,不过,她医术精湛,刚才他真的在她的手心里小憩了片刻。

尽管只有十分钟左右。

陆寒霆看向床上那一团纤柔的身影,他已经很久没睡上这么久了。

……

翌日清晨。

夏夕绾坐在餐厅里喝着女佣送上来的红枣莲子汤,陆老夫人笑脸咪咪的在旁边陪聊。

“绾绾啊,我一看见你就喜欢,以后寒霆敢欺负你,告诉奶奶,奶奶帮你揍他……多喝点红枣莲子汤,早生贵子,奶奶要一手牵着小寒霆,一手牵着小绾绾……”

陆老夫人已经头发花白了,但是精神矍铄,慈祥又和蔼,如果忽略她的话,夏夕绾十分的喜欢她。

这时女佣的声音响起,“少爷,早。”

陆寒霆下楼了。

夏夕绾抬眸,今日的陆寒霆穿了一身白衬衫黑西裤,经典男神的搭配,手工版的布料被熨烫的没有丝毫褶皱,他信步从红毯上下来,与身俱来的优雅矜贵。

后面还有一个年长的喜嬷嬷也跟着下来了,手里捧着一个喜帕,喜帕上有一抹血梅。

喜嬷嬷笑着跟陆老夫人倒喜,“老夫人,恭喜恭喜。”

“好好好,管家,赏!”

陆老夫人十分壕气的派发红包。

夏夕绾一看就知道喜嬷嬷收的是昨晚她跟陆寒霆同房的喜帕,可是他们什么都没有做,那……血梅哪来的?

这时陆寒霆停在了她的身边,他单手抄在裤兜里低下颀长的身躯,覆在她耳畔低声道,“我应该没有多此一举吧,你还是……处么?”

他问的过于直白,夏夕绾雪白的耳垂当即灼红了一片。

此时两人姿态有些亲昵,陆寒霆低身跟夏夕绾说悄悄话,很像是新婚夫妻如胶似漆的模样。

陆老夫人当即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我不看我不看,你们继续。”

说着陆老夫人就将手指打开了,偷偷看着。

陆寒霆看着夏夕绾悄然灼红的小耳垂,英气的剑眉微挑,溢出几分成熟男人的邪魅风情,“你20岁生日还没有到,算是19岁,没有过……男人吧?”

夏夕绾才19岁,而陆寒霆27岁了,风华正茂的年纪,英俊而成熟。

他这么锲而不舍的逼问着,两个人又靠的近,夏夕绾只觉得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了她脆薄的娇肌上,让她只想躲。

“你要吃么?”

夏夕绾转身,将小勺子里的红枣莲子汤直接喂到了他的嘴里,一心想堵住他的嘴。

一边的管家直接叫出了声,“少奶奶,那是你的勺子!”

少爷是有很严重的洁癖的,那是少奶奶用过的勺子,管家迅速去拿漱口水。

夏夕绾纤长的羽捷一颤,刚才一心想堵住他的嘴,竟然直接用自己的勺子喂了他,这……

被喂了一勺的陆寒霆站直了身,他蹙了一下英俊的眉心,然后在众人的目光里将这一勺红枣莲子汤给吃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