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夏夕绾迅速拧起了秀眉,她看向那个金牌律师,“刚才你在说些什么,能不能重复一下?”

“绾绾,莫慌!”林水湾当即站了出来,将夏夕绾挡在了自己的身后,她看向金牌律师,“厉君墨要告我……强。奸?”

林水瑶刚才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就想站出来,哪知道夏夕绾比她快了一步,现在林水瑶挺着自己的腰杆,表情十分的严肃。

“林女士,你没有听错,厉先生要告你二十三年强。奸了他,这个案子林女士肯定抵赖不了,因为夏小姐就是你的罪证,你带球跑了这么多年。”金牌律师道。

夏夕绾完全懵了,她是谁,她在哪里,她在干什么?

她刚刚带着人来将嫖。娼的妈咪给赎出来,这大门还没有出,她的亲生爹地又来告妈咪强。奸。

快救救孩子吧,她究竟做错了什么?

林水瑶真是没有想到厉君墨竟然这样没有下线,他还好意思告她,难道当年她没有让他爽到吗?

男人,啧啧,真是不要脸!

“林女士,碍于你们的女儿夏小姐都已经这么大了,所以厉先生并不打算将你送进去,厉先生选择私下和解。”

说着金牌律师将一叠资料交给了林水瑶,“林女士,你看一下,这里是我方估算出来的厉先生的损失,这二十三年因为你的举动,让厉先生承受了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冲击,所以我们合理向你索赔,一旦索赔金额到账,我们就让这件事翻篇,既往不咎。”

林水瑶将这些资料翻到了最后一页,直接看索赔金额,她喃喃出声,“101……这后面多少个零啊?”

夏夕绾也凑过去看了一眼,索赔金额是101后面跟了好多个零,乍一看让人眼花缭乱。

“林女士,厉先生提出的索赔金额是101亿。”金牌律师微笑道。

什……什么?

101亿?

林水瑶震惊的看着那个金牌律师,“101亿,他怎么不去抢银行?”

二十三年前她挑选了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基因,从而选中的厉君墨,春风一度,林水瑶哪知道祸根就从那里埋下来了,二十三年后厉君墨竟然逮着她直接索赔101亿。

那个晚上她跟帝都之子厉君墨睡了一觉,竟然价值101亿。

他完全可以去抢银行了。

金牌律师招牌的笑道,“呵呵林女士,你真会开玩笑,厉先生名下的银行数不胜数,就是他的,不需要去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