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腾的速度很快,赐婚诏书立刻就下来了。

不过上官凯在王宫上闹了那么一出,民间早已经如尘嚣一样传遍了,想压都压不住,上官腾必须趁舆论还没有发酵的时候拿出解决方案,不然事情只会更加严重。

晴儿道,“公主,上官腾在颁布赐婚诏书的同时还下令清洗民间那些传闻了,他们带节奏请水军,有意将民众的舆论引到上官凯和王蓉这对才子佳话上来,目前看来效果很不错,上官凯很有可能被直接洗白。”

夏夕绾将那个妖铃的画纸缓缓折叠了起来,她勾了一下红唇,“想洗白,哪有那么容易?看来今晚是很多人的不眠之夜了,晴儿,备车。”

“公主,你想去哪里?”晴儿问。

夏夕绾莞尔,“去找一个人。”

……

王家。

王蓉站在后花园里,这时女佣匆匆的跑了过来,“大小姐,不好了,刚才王宫里来人了,主君的赐婚诏书下来了,主君要将你赐婚给凯殿下做侧妃。”

王力就王蓉这么一个女儿,十分宠爱,王蓉受教育程度很高,而且自幼就跟着王力出入禁军营,颇有眼界,听到赐婚的消息,她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波动,只是讥讽而黯淡的勾了一下唇,“我早已经猜到会是这个结果,主君想要堵住悠悠众口,只能牺牲我的终身幸福了。”

“大小姐,你不要急,老爷那么疼你,还没有答应赐婚的事情,说不定老爷不会答应的。”

王蓉轻轻的摇了摇头,“我爹这个人愚忠一辈子了,他对王室忠心耿耿,现在主君直接赐婚,我爹一定会答应的。”

“那怎么办?大小姐,不如……我们换个角度想一下吧,凯殿下独得主君偏爱,是接班人的大热人选,有老爷撑着腰,大小姐嫁进去就算做了侧妃,凯殿下也一定会敬你爱你的。”

这时王蓉冷嗤了一声,“别人不知道上官凯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吗,这个上官凯内心肮脏透了,他后宫妻妾成群,还特别喜欢强掳良家女孩,连有几分姿色的少妇都不肯放过,前段时间被他玩死的那个小姑娘直接埋进泥土里了,没想到我王蓉竟然要嫁给这样的男人,想起那天他扑过来抱着我的时候满嘴污言秽语,我简直觉得比毒蛇还要呕心!”

女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大小姐,那……那我们该怎么办啊?”

王蓉抬头看了看乌压压的天空,“还能怎么办,只能认命了,谁让我是王家女,这是我的宿命。”

看着愁眉不展的大小姐,女佣也只能叹息了。

这时耳畔突然传来了一道清丽悦耳的嗓音,“都说王家女自小就与众不同,随父征战沙场巾帼不让须眉,但是今日一见,未免让人有些失望!”

谁?

王蓉转身,她立刻就在前方的那棵梨花树下看到了一道纤柔出尘的身影,那道身影外面罩了一件黑色披风,戴着帽子,因为光线很暗,看不清真容。

“谁?你是谁?大胆,这里可是禁军首领王家的宅子,你是怎么混进来的,来人,快来人啊!”女佣大惊失色的叫道。

但是王蓉迅速抬了一下手,“不要叫了,那不是别人,而是……兰楼公主!”

什么,兰楼公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