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儿迅速走了过来,也看到了这个“莲”字,“公主,这里有字,是个——莲!

夏夕绾看着这个“莲”字,这个字藏得很深,而且是用鲜血写的,写的歪歪扭扭,看起来很匆忙。

婳妃乔装成了吴妈一直潜伏在茵茵姑姑的身边,看来茵茵姑姑在出事之前已经知道了些什么,茵茵姑姑和吴妈对峙的时候在匆忙之间给她留下了这个最后也就是最关键的线索,一个用鲜血写的——莲。

莲?

这是什么意思?

夏夕绾坐在了沙发上,坐在了陆茵茵倒下的地方,她伸出纤柔的手指,一点点的抚上了这个“莲”。

“公主,这个莲是什么意思,莲花?”晴儿冥思苦想道。

夏夕绾安静的垂落着纤长的羽捷,很快她指尖一顿,顿在了这个“莲”字上,她轻声道,“这个莲字倒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谁?”

夏夕绾抬头,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沈小莲。”

晴儿倒吸了一口冷气,“沈小莲,对了,沈小莲的莲就是这个莲,可是,沈小莲跟茵茵姑姑又是什么关系,茵茵姑姑留下这个莲字是想告诉我们什么,单凭这个莲字真的毫无方向感,让人一头雾水的。”

夏夕绾收回了自己的小手,她那双澄亮的翦瞳里快速的闪过了刀锋般的锋芒。

她想到了些什么,不过,她需要验证一下!

这时一串悠扬的手机铃声响起了,来电话了。

“公主,是陆总打来的。”

陆寒霆打电话过来了。

夏夕绾接过手机,按键接通了电话,陆寒霆那道低醇磁性的嗓音迅速传递了过来,“绾绾,你现在在哪里?”

“陆先生,我在茵茵姑姑这里。”

“那我开车去接你,今晚我们一起吃晚饭。”陆寒霆盛情邀约,想跟夏夕绾共进晚餐。

夏夕绾勾起了红唇,“陆先生,明天就是小莲妹妹20岁的生日了,今晚吃了,你明天还吃得下去?”

陆寒霆,“绾绾,明天你要不要到生日上来玩一玩?”

“好呀,我也正有此意,明天我会准时出席的,陆先生,我今晚没有时间,就明天见吧。”

夏夕绾挂了电话,晴儿道,“公主,明天你真的要参加沈小莲的生日,茵茵姑姑留下了一个带血的莲字,我觉得那个沈小莲有古怪呢。”

夏夕绾挑了一下精致的柳叶眉,“正因为有古怪,所以我才要亲自去一趟,我觉得整件事情就要串联在一起了,我好像懂了什么,已经抓住那个点了。”

晴儿大喜,真不愧是自家公主,怎一个厉害了得?

……

沈小莲的生日是在海港城举行的,夏夕绾准时出席了,她刚走进大厅就看到了春风得意的沈父沈母,他们穿着暴发户的貂毛大衣,被一堆山区里的七大姑八大婆给簇拥在了中央。

“天哪,这里实在是太豪华了,我这辈子都没有来过这种地方,就连做梦都没有梦到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