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寒霆带着小圆圆回到了西苑的别墅,去书房里处理了一下文件,他回到卧室里冲澡,然后上了床。

这一次他并没有这么快的入睡,摊开手掌心,他的手掌心里有一样东西,就是夏夕绾那根蝴蝶头绳。

在酒吧里她一头乌黑清纯的秀发散落下来,这根蝴蝶头绳被小圆圆给抓着,然后就被他给拿来了。

陆寒霆将蝴蝶头绳放在自己的鼻翼下嗅了嗅,一股清甜的少女芬芳扑鼻而来。

跟他在她身上闻到的一模一样。

酒吧里,她撞到他的怀里,那么近的距离足以让他闻到她身上的体香,跟其他女人身上的人工香水味一点都不同,她身上的自然体香清甜怡人。

喵喵

这时耳畔传来了两道猫叫。

陆寒霆抬头,只见小圆圆趴在自己的小窝里,一脸嫌弃的看着他闻蝴蝶头绳的样子---咦,男主人,你是变-tai吗?

“……”

陆寒霆都忘记自己的卧室里还有这么一个小东西的存在,现在被它给鄙视了,他当即抿了一下薄唇,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将一个女孩儿的头绳偷偷带回来还闻味道,这的确有点……变-tai。

陆寒霆翻了一个身,将头绳藏在了枕头下面,他闭上眼。

他很快就入睡了,这三个月以来他都一觉到天亮,从来没有做梦,可是今天他做了一个梦。

他在梦里梦到了夏夕绾,纤柔的女孩被他抵在墙角里,他钻到她的面纱里面,吻她的红唇。

很快她低低的叫了一声呀,梦里那双澄亮的水眸似娇还嗔的望着他,黑漉漉的控诉,“疼,你咬我”

他将俊脸埋在她的秀发里,掩住自己发红的眼眶,嗓音低哑宠爱的跟她道歉,“……”

陆寒霆倏然睁开眼,醒了。

他从梦里醒了过来。

现在房间里寂静无声,外面皎洁的月光透过窗帘镀了进来,他精硕的胸膛上下起伏,喉头干燥,浑身燥热,他抬手遮了一下自己发红的眼睛,这眼睛跟梦里的自己一模一样。

他在干什么?

他竟然做了……chun梦。

不知道是不是将她的蝴蝶头绳压在了枕头下,他鼻翼里,整个房间里好像都充斥着她身上那清甜的少女体香。

掀开被子快速的下床,陆寒霆进了沐浴间,冲冷水澡。

冰冷的水珠从头顶灌了下来,他闭上眼,满脑子挥之不去的都是夏夕绾那张戴着面纱的小脸,还有她澄亮流转的翦瞳。

陆寒霆今年28岁,已经到了男人很成熟的年纪了,他从不相信一见钟情,感情对于他们这种人而言本来就是奢侈的东西,他并不想玩,但是今天在人海里看到夏夕绾那个女孩的第一眼,他就觉得自己变得很不正常。

他竟然对她产生了欲。

他一度怀疑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是个性无能,为此还找了心理医生,但是遇上她,他竟然不治而愈。

顾夜瑾说的话还萦绕耳边---你的身体没有毛病,换个女人试试,说不定就行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