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司爵和柳璎珞已经走了很久很久,但是他们依然是所有人的痛。

不过,正因为他们,活着的人才更加珍惜爱。

厉君墨也看向了远方,他点头道,“虽然以前我不是你妈咪的唯一,但是以后,我们会是彼此的唯一。”

厉君墨现在已经不再去想林水瑶和邓祥的那些过去了,以前他来晚了,以后,他不会再缺席。

听着这话,夏夕绾一怔,她颤着羽捷看着自家爹地,“爹地,你是说……妈咪卖身给邓家的事情?”

厉君墨点头,“是的,不过那些已经不重要了。”

“……”夏夕绾知道了,爹地一定是误会了什么,而且是天大的误会。

夏夕绾两只小手负在自己的身后,抬眸看着今晚挂满了星星的璀璨星空,她缓缓勾起了红唇。

……

婚礼正在进行时,邓祥和自己的小新欢被“请”来了这场婚礼。

邓祥不想来的,因为他不敢碰到林水瑶,怕林水瑶跟他要钱。

但是他跟自己的小新欢正好周游到了这个附近,然后几辆蹭亮的商务豪车“刷”的停了下来,一批身材彪悍的黑衣保镖冲过来道,“邓总,我们陆总请你去参加自家丈人和丈母娘的婚礼!”

陆寒霆派人来“请”他去参加婚礼。

什么婚礼?

厉君墨和林水瑶的婚礼?

其实自从厉君墨从自己的手上买走了林水瑶的卖身契,邓祥就嗅到了一点猫腻,但是他也没有想到这么短的时间两个人就结婚了,林水瑶摇身一变,直接成为了全球第一首富的夫人。

邓祥还没有来得及思考,两个保镖一左一右的架着他的胳膊,无比热情的将他和小新欢给“请”上了车,然后丢到了这个婚礼上。

来到这个婚礼,邓祥还很怕怕的,但是他发现,什么事儿都没有。

没有人来要钱。

没有人来打他。

他好像真的是被“请”来参加婚礼的。

这场盛世婚礼无比的轰动,来往都是上流贵族,邓祥慢慢的就挺直了腰杆,还拿着红酒细细的品尝了。

这时邓祥看到了一道英俊挺拔的身躯,他快速的上前,谄媚的笑道,“陆总,你好。”

是陆寒霆。

今晚的陆寒霆一身手工版的黑色西装,他单手抄裤兜里,深邃的狭眸落在了邓祥的身上,然后若有似无的勾了一下薄唇,“邓总,冒昧将你请来喝喜酒,没吓到你吧?”

邓祥迅速摇头,“陆总这是哪里的话,我的荣幸,只是……陆总怎么会想起请我来喝喜酒?”

“邓总,这是我太太的主意,我很听我太太的话。”

彼时陆寒霆的陆太太夏夕绾已经在医学的道路上走的很远很远,她纤尘而绝色的身影会出席在各大名人周刊上,陆氏伉俪几乎成了一个时代的传奇。

陆寒霆说---我很听我太太的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